郑永年:社交媒体诱发堕落-瞭望智库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郑永年:社交媒体诱发堕落

                          郑永年 |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发布日期:2018-09-03

                          当今世界已经被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占领,于是,很多人逐渐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在未来的“羊圈社会”中将沦为被控制的“羊”。那么,你要当“羊?#34987;?#26159;“牧羊狗”?这就要看你如何选择了,自律能为你解决很多问题

                          当今世界已经被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占领,我们每天一睁开眼睛,大量多元化、碎片化的信息便扑面而来,分割我们有限的24小时。

                          于是,很多人逐渐丧失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在未来的“羊圈社会”中将沦为被控制的“羊”。

                          那么,你要当“羊”还是“牧羊狗”?

                          这就要看你如何选择了,自律能为你解决很多问题。

                          嘉宾|郑永年 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主持|武  君 瞭望智库

                          1.社交媒体诱发堕落

                          我要了解的就是世界上在发生什么,要避免特朗普所说的“虚假新闻”(fake news)。信息时代、社交媒体时代为虚假信息提供了很多方便。

                          我不看微信?#25169;?#25991;章;另外,我一个群也没加,加入过的又退出来了。

                          老实说,我不太?#19981;?#31038;交媒体,我觉得它是堕落的象征。

                          ?#24050;?#31350;过互联网,写过一本书?#23567;都际?#36171;权》,那时我的估计还是有点乐观。人的学习能力来自哪里呢?就是独立思考。以前只有纸媒的时候,一张报纸,为了真正理解上面的内容,我们可能会读好?#21103;欏?/p>

                          现在,在社交媒体上,思考的人越来越少。信息太丰富了,碎片化、多元化,大家只看自己?#19981;?#30340;,但是,这些所谓的“知识”,未经过思考,还不能真正成为知识;遇到自己不?#19981;?#30340;东西,就本能地排斥,当它不存在。

                          如此不加思考、只凭好恶地去接收信息,使人很容易接受一些比较偏激的观点。实际上,大家在研究的恐怖主义,比如IS就是这样进行激进思想传播的。据我观察,现在的好多群都非常偏激。

                          因此,首先,你要具备鉴别真假信息的能力;其次,要能够独立思考。

                          然而,从普遍现象来看,大家就是在消?#30740;?#24687;,人们都成了消费者,而非思考者,非常遗憾。在这样的时代,我们很难构建起自己的知识体系。

                          当然,社交媒体本身是一个获得信息、传播信息的有效平台。

                          2.你要当“羊”还是“牧羊狗”?

                          未来的社会将会变成什么样?我写过一篇文章,称之为“人类不平等与‘牧民社会’的崛起”——其中讲到互联网对今天社会的影响。“牧民社会”分为两个群体,即“牧羊狗”,信息提供者、制造者,他们越来越聪明;“羊群”,不用思考、一?#22791;?#30528;人家走。

                          换言之,少部分人可能越来越聪明,因为他在思考怎么把“羊”养好、如何去控制“羊群”;大部分人越来?#25509;?#34850;、愚昧,因为“羊”本身是不思考的。

                          当组织者,比如政府、互联网公司、信息提供者等,他们掌握的?#38469;?#36234;来越先进,其他人就越来越深地被?#38469;?#25152;操纵。

                          作为个体,我们还是应该有自我意识:你是谁?在这样一个过度信息社会,如何成为你自己,而不是变成一头“羊”?必须思考这个问题。

                          ?#28304;耍?#25105;认为最重要的是要学会思考。我一直说,从古希腊、中国春秋时代到现在,大部分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成果都是对事物进行思考的产物,这些信息大多是他们自己观察得到而非由他人提供。他们不是信息的消费者,而是搜集者、生产者。

                          现在,我们要改变消?#30740;?#20026;,避免一味地消?#30740;?#24687;,而要成为信息的生产者和搜集者。一个聪明的搜集者,要提取有用的、真的信息。

                          3.我对年轻一代比较悲观

                          ?#36824;?#23545;于年轻一代,我还是比较悲观。

                          我害怕他们成为“羊群”,而非“牧羊狗”。

                          对于很多人而言,?#21482;?#24050;经内化为生活的一部分。但是,这是好的一部分还是坏的一部分呢?

                          有时候,我说:你一定要克制一下,在一天中,你要有几个小时放下?#21482;?#20294;是,现状很可悲,年轻人两个小时没?#21482;?#21487;能就活不下去。

                          我一个广东朋友,他说,他的小孩两个小时没有wifi就说要跳楼了。

                          这样的情况,我觉得很危险。

                          当然,现在还处于发展过程中。时代在发展,但是我相信人性不会发生太大的改变。在某一阶?#21361;?#20154;类被?#25345;?#22806;在的因素影响、走错了方向,或者说,走到一个极端,中国人说“物极必反”,就会经过一个反思的过程。

                          举例来说,在以前的宗教时代,大家渐渐放弃了思考,一切听从“神”的指示,什么东西都拿宗教来评?#23567;?#22823;家慢慢意识到:这样不对,后来,经过反思,就发生了宗教改革。

                          1994年,中国才开始有互联网,时间并不长。我们眼下还在?#24403;?#20114;联网,经过一?#38382;?#38388;,人类就会对互联网社会、对信息社会进行深刻反思。其中逻辑?#23478;?#26679;。

                          4. 自律能帮你解决很多问题

                          在新加坡,我每天6:45?#38469;?#36215;床,十几年如一日,有点像军人的生活,不抽烟、不喝酒、不旅游。年轻一点的时候7点起床,因为动作快,8点半上班肯定来得及。

                          我读博士时很难自律。因为那时要上课、要写文章,事情做不完,根本没有时间,一天睡不到四五个小时。工作以后,我也非常自律。

                          对自律,每个人看法都不一样。我认为自律是一种美德,尤其是对男人来说。我会给自己设定一下条条框框,然后去遵守。

                          两个哲学家对我的影响比较大。

                          一个是康德。他非常自律,当地村民可以根据他的活动判断时间。在这方面,我?#23545;?#36319;不上他。

                          另一个是萨特。萨特存在主义讲自由,所谓“自由”就是做我?#19981;?#20570;的事情。

                          我基本上就是 “在自律里面的自由”。

                          人必须自律,每一个人?#22841;?#35201;养成?#25345;?#31243;度自律。

                          现在的生活太丰富了,选择太多,酒吧、歌厅……什么都有。但是,你选择花两个小时读一本书,跟花同样的时间到酒吧喝酒、去歌厅唱歌,结果不一样。

                          自律能帮助你解决很多问题。不自律的人,我不清楚他们是如何生活的。

                          中国男人在中年之后越来?#25509;?#33147;,在很大程度上就是缺乏自律。这个一定要避免,肚子那么大,看着都觉得不舒服。

                          5.中国人现在不爱读书

                          现在的中国人,?#26377;?#21040;老都不太爱读书。

                          中国年轻人不爱读书,是出了名的。我很了解出版社一年卖多少书、人均一年读多少书。日本人、德国人?#19981;?#35835;书,中国人呢?

                          ?#30475;?#30475;到大妈跳广场舞,我就在想,在欧美日的话,这个年纪的人大概要么是在看书,要么是在抱孙子。

                          这是件很麻烦的事情,一个不读书的民族,以后就会变成我所说“羊圈社会”。

                          书的质量良莠不齐,跟大家不读书也有关系。

                          在一个喜好阅读的社会,这种?#31227;?#20843;糟的书出版不了。正因为大众不读书,阅读品味越来越低,才给了这些?#31227;?#20843;糟的书以生存之机。

                          ?#30475;?#22312;中国机场,我都特别关注机场的书店。比较一下中国与美日欧的机场书店,就会发?#26234;?#21035;——中国书店到处摆着生意经、风水算命、成功学,比如马云在讲怎么做生意,没有?#21103;?#27491;经书。

                          满书店都是?#29287;?#40481;汤。这就是中国社会的窗口,透过这扇窗户,我们呈现给全世界的,就是这些东西。

                          当然,西方也有庸俗的东西。但是,西方把这些东西放在角落里,而中国是把它们放在最显眼的位置。

                          6.为什么不爱读小说

                          很多人都提出让我推荐些好书,但是,我不会这么做,这是误导人家。

                          我以前学政治理论,受专业影响,我读哲学、历史比较多。这次出差,我带了两本阿伦特的书,一本钱穆的作品。我比较?#19981;?#36825;类书,可以供我思考。

                          至于文学作品,我是不读小说的。也许因为自己生活经验比较丰富,一本小说看下来,?#30475;?#37117;有种上当的感觉,还不如自己想象的精彩。所以,习惯于理性思维以后,我不?#19981;?#36825;?#20013;?#26500;的东西。

                          当然,这与年纪也有关系。小年轻可能更多的在考虑生活问题,年纪大了,会思考一些哲学问题。

                          很多人都提出让我推荐些好书,但是,我不会这么做,这是误导人家。

                          我的书架上资料性质的书比较多,还有就是哲学类、历?#38450;唷?#32463;验性的东西也很重要。我做中国研究,一辈子可能不会写关于拉美或者非洲的一篇文章,但是,我80%的书不是关于中国的,而是关乎欧美、日本、非洲、拉美的。因为社会科学有个特点——不能做实验,只能观察不同的社会怎么发展。读这些书,非常长知识。

                          另外,要活读书。怎么活?当你读历史的时候,比如古希腊,你不仅要设想自己是古希腊人、生活在那个社会,并且,还联系现实。如果不能与现实相结?#24076;?#26368;多能读成个书呆子。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34850; ?#36825;一核?#22218;?#21153;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email protected] 周邦民 [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26412;?#24066;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2009-2016 瞭望智库(?#26412;?#31185;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

                          乒乓球直播360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