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背心”运动向多国蔓延,西方民主不行了?-瞭望智库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黄背心”运动向多国蔓延,西方民主不行了?

                          沈孝泉 |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9-01-14

                          从去年11月中旬在法国爆发以来,如今“黄背心”运动已经?#20013;?#25972;整两个月。这股社会风潮中夹杂了空前激烈的骚乱行动,引起全球的极大关注。

                          新年第一个周末,大约5万人走上法国街头。在巴黎,示威者1月5日驾驶叉车冲撞一座法国政府大院的大门;在圣日耳曼大街点燃摩托车和路障;与防暴警察在塞纳河一座桥上爆发小规模冲突,导致塞纳河一家船?#23433;?#21381;着火,一名警员受伤。

                          从去年11月中旬在法国爆发以来,如今“黄背心”运动已经?#20013;?#25972;整两个月。这股社会风潮中夹杂了空前激烈的骚乱行动,引起全球的极大关注。据法新社报道,法国政府计划推出新法规严厉打击未经授权的示威活动,?#21592;?#21147;示威者采取严惩措施,同时希望保障和平抗议人士的权益。

                          尽管法国总统马克龙及时做出妥协,此后这场运动势头也?#26434;?#25910;敛,但是,总体来看,“黄背心”运动孕育着强大的社会力量,并未得到真正遏制。不仅如此,运动正向“纵深”发展,矛头所向从经济转向政治。同时,这一浪潮正以不同程度向?#20998;?#20854;他国家蔓延。

                          这?#24471;鰨?ldquo;黄背心”运动揭示的是西方政治经济整体上的?#29616;?#21361;机,是一场制度性危机,这场危机是难以通过政府宣布安抚手段就能彻底平息的。

                          “黄背心”运动最初的目标其实是很单一的,即反对政府提出的对燃料征收碳?#27431;?#31246;。这项税改是法国政府实施2015年巴黎气候条约有关规定的内容。

                          根据欧盟委员会的数据,目前法国的柴油和汽?#22270;?#26684;已经达到了?#21487;?.46欧元和1.55欧元,显著高于欧盟均价1.38欧元和1.39欧元。柴?#25512;?#27833;是生活必需品,涉及千家万户,因此这一措施引起广大民众不满,随之形成了社会抗议浪潮。

                          上街抗议者虽然仅有十几万、二十多万人,但是支持同情者却遍布整个社会。据民调显示,80%的人支持这次抗议行动。

                          “黄背心”运动自2018年11月17日爆发,每周六在巴黎和法国其他大城市同时举行,抗议行动至今已进入第9个星期。与过去法国发生的社会风潮相比,这次“黄背心”运动有诸多独特之处值得注意。

                          第一,这起抗议浪潮是“自发”行动,找不到正式的组织者。

                          由于“黄背心”运动的规模巨大、参加者人员复杂,整个行动处于?#29616;?#22833;控状态,唯一的标志就是抗议者身披的那件“黄背心”。按照一般规律,像这样每年均有的抗议行动,基本上都在圣诞节前就结束。这一?#21361;?#20803;旦后反而卷土重来,声势更大,大有长期作?#34903;?#21183;。

                          第二,抗议浪潮暴力性强。

                          虽然出动大批警察进行弹压,但警棍、催泪瓦斯、防爆水炮似乎毫无作用,烧汽车、?#20063;?#39302;、抢商店……巴黎成了伤痕累累的劫后战场。根据巴黎警方宣布的数字,在去年12月1日的骚乱中共有133人受伤,包括23名警察人员,共有421名肇事者被逮捕。舆论普遍认为,这是自1968年“五月风暴”以来最?#29616;?#30340;骚乱。

                          第三,抗议运动的目标不断深化。

                          最初的要求是取消征收燃?#32454;?#21152;税,这个目标比较单一。后来抗议对象就扩大到反对政府的改革计划和对广大民众生活水平下降的不满。马克龙总统面对这场抗议行动果断采取让步立场。他发表电视?#19981;埃?#23545;“黄背心”运动所提要求做出积极回应,宣布的四项措施包括:取消对?#21152;?#24449;收的碳?#27431;?#31246;;最低月工资标准提高100欧元;职工加班费不再纳税;要求企业向职工发放年?#25112;?#19988;不纳税;?#26434;?#26376;收入低于2000欧元的退休人员不再提高社保分摊税?#21462;?#28982;而,这些安抚措施并没有得到抗议者的呼应。参与“黄背心”运动的民众?#26376;?#20811;龙继而提出了长达48条的诉求单,涉及民生、民主、经济、教育等多个领域。这在过去也是很?#20005;?#35937;的,显然,执政者对这起运动的深刻?#36816;?#24819;准备不足。

                          第四,抗议浪潮走向“全民性”。

                          “黄背心”运动的主要参与者最初是卡车司机等群体,随着运动深入,参与者群体不断扩大,现在又发生了中学生堵学校闹事事件,农民诉苦也走上街头,法官律师的不满情绪日益高涨,甚至与街头抗议者对峙、维护城市秩序的警察也参加进抗议队伍。现在,不仅有“黄背心”,其他颜色的“背心”也纷纷利用网络出笼,表达不同诉求。“黄背心”实际上已经成为法国全社会抗议的代名词。

                          第五,“黄背心”运动政治化倾向。

                          法国过去各种社会抗议浪潮往往政治色彩不浓,也就是说除了工会组织参与其中之外,各政治党派往往避嫌,刻意避免介入其中(其实也难以避免介入)。这次“黄背心”运动发端之时毫无政治色彩,甚至找不到发动者、组织者和策划者。但是,随着运动发展,政治化倾向日益浓重,特别是极端右翼的国民联盟(即更名前的国民阵线)以及激进的左翼组织“不屈的法国”等明里?#36947;?#25903;持,出谋划策。特别是今年5月?#20998;?#35758;员选举在即,各党派更是要利用“黄背心”来积蓄力量,大抓选票。

                          第六,抗议运动的政?#25991;?#26631;进一步清晰。

                          “黄背心”最初的要求仅仅是取消燃?#32454;?#21152;税,随后是提高收入等经济要求,最近“黄背心”向政府提出的明确要求是反对法国执政者(法国总统马克龙本人)、反对?#20013;?#25919;策、反?#32422;?#26377;政治体制(即民主选举产生的代议制)。类似性质的民众运动,自二战以来在法国?#23769;?#36824;是首次出现,潜在地具有不可妥协性。所以,今年年初以来的“黄背心”运动的矛头所向已经直接指向了政府、国民议会等机构所在地,大打出手。

                          第七,“黄背心”运动的目标指向主流媒体。

                          很多抗议者通过网络将矛?#20998;?#21521;主流媒体,认为法国主流媒体过多地将关注点集中在示威者的暴力行为,而有意忽略警察对示威者的暴力行为。今年以来抗议行动便把媒体?#22270;?#32773;作为了攻击对象。法国主流媒体对运动的影响力大大削弱。媒体本来是抗议者和官方沟通交流的渠道,但是现在从?#25345;?#24847;义上来说甚至正在出现“火上?#25509;?rdquo;的反效果。与此同时,法国网络信息却空前猛烈地冲击着整个舆论场,正在成为法国民众的重要信息来源。

                          第八,民粹主义笼罩“黄背心”运动。

                          民粹主义高涨在法国已经是不争的事实,2017年总统大选,极右翼国民阵线高举民粹主义蛊惑民众,在一轮投票中击败一切传统左右政党,位居第二,与“不左不右”而?#31185;?#27491;旺的马克龙较量,这才与总统位置失之交臂,但是民粹主义的阴魂未散。“黄背心”运动当前最响亮的口号是“全民首创公决”,目的是对当前的国体建制提出挑战,示威者提出,“我们选出的代表投票做出的是反对我们利益的决策”, 要求法国?#26412;?#36827;行一系列公民投?#20445;?#23545;涉及民众整体利益的决策进行公决,而投票议题也要由公民直接提出,甚至还借用激进左翼组织提出建立“第六共和国”的主张。

                          以上八大特征?#24471;鰨?#27861;国“黄背心”运动绝非一场单一诉求的社会抗议示威,而是充满了“怨恨、愤怒、羞辱和绝望的大联合”。

                          其实,法国的经济社会危机由来已久。

                          作为西方七大发达国家之一,二战后法国曾有过“辉煌的三十年”的高速发展期。随着经济增长,法国建立起一套完整的社会福利体系,这在经济高速发展时期是能够运转的。但是,从上世纪70年代法国进入经济放缓期,社会保险赤字连年高涨,国库则日益空虚,高福利难以为继,于是民众?#32929;?#36733;道。

                          高社会福利的最大弊端是导致企业的劳动成本?#20013;?#25552;高,企业和国家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逐步下降,其结果是进入八十年代后,法国经济增长长期在低速徘徊、甚至出现倒退,政府债台高筑,失业?#31034;?#39640;不下,家庭购买力不断下滑。于是社会不满情绪大增,社会运动风潮频繁、动荡不定。

                          马克龙是高举改革旗帜入主爱丽舍宫总统府的。执政一年半中,也推出了?#29420;?#24037;法》改革、国营铁路部门改革等重大行动,但是一个燃?#32454;?#21152;税的改革却撞了南墙,“黄背心”运动日益深入,马克龙成了众矢之的,经过一个多月的社会运动风潮,“马克龙辞职”变成了抗议运动的核心口号。

                          法国难以实施改革的真正原因,不是民众的不理解和不支持,而是执政者缺少改革的真正动力。这一状况并非由执政者素质和态度决定,而是受制于法国政治体制。

                          法兰西第五共和国1958年创立以来,至今已60年,实行传统的左右两党轮流执政的格局。60年来经济社会问题日益?#29616;兀?#20294;是无论是社会党还是保守党都未能?#34892;?#25913;变被动局面。

                          一些执政者针对某个?#26041;?#20570;一点微小的“改革”,并不彻底,只求政绩和选票。长此以往,广大民众这种不作为深恶痛绝,反复通过手中的选票表达抗议和不满。

                          2017年的总统大选,传统的保守党和左翼社会党在一轮投票中双双落马,传统两党轮流执政格局解体。“黄背心”运动折射出的正是法国民主政治的制度性危机。

                          陷入政治沉疴的法国实际上是西方国家的一个缩影,这种制度性危机在其他国家同样存在。“黄背心”运动很快在?#20998;?#20854;他国家蔓延开来就是一个证明。目前,德国、比利时、荷兰、西班牙、葡萄牙等国被迅速传染,意大利的民粹政府高官公开对“黄背心”运动表示同情和支持,甚至在加拿大和美国也出现了呼应之声。

                          美国主流媒体最近警告美国也可能出现相同运动,因为不满的人群也在扩大。这种质疑和不满,2008年在美国就已经有兆头,2011年的“占领华尔街”运动可以说是开了“黄背心”运动的先河。这?#24471;鰨?ldquo;黄背心”运动发生在法国,但折射出的却是西方民主体制整体上的弊端和危机。

                          “黄背心”运动还让人看到,?#20998;?#26366;对自身创造的民主价值充满自信,如今,反权威的意识形态、传统政?#25345;?#24230;的失败,?#38376;分?#27665;众深深怀疑传统民主价值的意义。

                          ?#20998;?#38271;期经济?#27492;?#30340;无力、政府执政能力的低下、面对困境的无所适从、传统价值观念的土崩瓦解,使得原本最支持现有民主体制的中产?#20934;?#20063;逐渐失去信心与耐心。中产?#20934;?#30340;离心造成?#20998;?#21508;国政治基础的动摇,于是传统政坛格局解体、政治社会动荡、民粹主义、反全球化等接踵而来。

                          传统政治昔日的辉煌不复存在,而法国人骨子里的革命意识使得这样的困局在法国得以显现、扩大。这也正是“黄背心”运动在法国率先爆发,向西方其他国家蔓延的原因。(完)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心业务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email protected] 周邦民 [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26412;?#24066;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2009-2016 瞭望智库(?#26412;?#31185;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

                          乒乓球直播360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