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贸组织改革到底在争什么?-瞭望智库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世贸组织改革到底在争什么?

                          李长久 | 新华社世界问题研究中心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8-11-26

                          当前,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多边贸易体制遭受严重冲击。商务部近日召开新闻吹风会,明确提出中方关于世贸组织(WTO)改革的三个基本原则和五点主张。

                          当前,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多边贸易体制遭受严重冲击。商务部近日召开新闻吹风会,明确提出中方关于世贸组织(WTO)改革的三个基本原则和五点主张。

                          从1947年关税与贸易总协定(GATT)生效时的23个成员、1994年104个成员到1995年WTO取代GATT后,扩大到164个成?#20445;琖TO成员之间贸易额已占世界贸易总额的98%。世贸组织在促进国际贸易和投资发展方面发挥了显著作用和做出了重大贡献。

                          但是,世贸组织并不完善,特别是当前保护主义和单边主义盛行,世贸组织的权威性和有效性都受到严峻挑战。多方认为应对世贸组织进行必要的改革,推动多边贸易体制与?#26412;?#36827;,推动国际贸易和投资?#20013;?#21457;展。

                          从已经提出的倡议或方案看,WTO主要成员对世贸组织如何进行改革存在较大?#21046;紓?#19990;贸组织改革任重道远。

                          一、各成员诉求大不同

                          二十国集团(G20)贸易部长2018年9月18日在阿根廷举行的会议,对改革世贸组织的必要?#28304;?#25104;共识并呼吁加强“对话和行动”,改革世界贸易体制,遏制风险,确保世界贸易、投资和经济可?#20013;?#21457;展,但各成员关注重点和诉求差异很大。

                          自特朗普任总统以来,美国退出了一系列重要的国际协议和组织——《跨太平洋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巴黎协定》、《伊核协议》、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还有万国邮政联盟。不过,美国“退群”是有选择的。

                          特朗普政府从未表示要退出由美国控制的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也从未表?#20037;?#22269;要放弃美元国际主导货币地位。美国已经退出或特朗普政府宣称将要退出的是美国未能控制或认为对其不利的国际或区域组织。

                          特朗普多?#38395;?#35780;世贸组织“对美国不公平”,并在2018年8月30日再次威胁将退出世贸组织。美国国会众议院曾于2000年和2005年就退出世贸组织的联合决议案投?#20445;?#20294;均未通过。美国贸易专家警告,如果美国抛弃世贸组织走向单边主义,将严重损害多边贸易体制的信誉和效力,加大美国与贸易伙伴之间爆发贸易冲突的风险。

                          欧盟委员会2018年9月18日发布世贸组织改革初步建议,目标是使世贸组织规则?#35270;?#19990;界经济发展面临的诸多挑战。欧盟贸易委员马尔姆?#22266;?#20262;表示,过去几十年来,多边贸易体制为世界各国企业提供了稳定、可预测和有效的框架,帮助许多经济体快速增长。如今,对于确保公开、公平和以规则为基础的贸易,世贸组织仍然不可或缺。

                          据共同社报道,日本、美国和欧盟贸易负责人2018年9月25日同意将共同发起一项旨在改革世贸组织的提案,作为所谓“防止中国工业?#22266;?#25197;曲全球市场努力的一部分”。美、欧、日三国针对中国修改世贸组织规则的声明宣称:“三方均认为有必要改革世贸组织,考虑到其监督功能,同意共同发起一份透明度和通报制度提案,供11月在日内瓦举行的世贸组织货物贸易理事会会议考虑。”

                          另据路透社报道,来自加?#20040;蟆?#26085;本、巴西、墨西哥、澳大利亚等12国和欧盟的高级贸易官员2018年10月25日在渥太华举行WTO改革会议,美国和中国未获邀请与会共商改革大计。会后发表的公报称:“当前WTO的情况难以?#20013;?#25105;们改革的决心必须辅以行动。”

                          他们的建议缺乏具体细节,呼吁采取紧急行动,消除WTO争端解决机制上诉受理机构新法官的任命所遇到的障碍。公报并未直接提到美国阻碍新法官的任命。他们将在2019年1?#30053;?#27425;开会以评估进展。

                          与会的加?#20040;?#36152;易部长吉姆·卡尔承认,如果没有美国和中国这两个全球最大经济体的支持,世贸组织改革无法推进。

                          二、到底在争什么?

                          世贸组织成员包括发达经济体和发展中经济体,有大国也有小国。

                          世贸组织改革是一项系统复杂工程,要循序渐进、群策群力,妥善解决以下五个方面的问题:

                          1、“协调一致原则”与诸边协议

                          世贸组织总干事罗伯特·阿泽维多认为,世贸组织决策是有改进空间的一个领域。WTO做出的决定需要164个成员全部同意,这项规则旨在确保新兴成员拥有发言权,不受不利协议所累。但随着更多成员加入世贸组织,世贸组织成员达成共识变得更加困?#36873;?/p>

                          阿泽维多希望保留“一致同意”制?#21462;?#20182;说,要让世贸组织成员达成一致“有很多方法”。一种替代办法是让由部分世贸组织成员组成的“小集团”达成“诸边协议”,《信息?#38469;?#21327;议》就是一个?#36947;?/p>

                          世贸组织41个成员于1997年3月26日在日内瓦就开放信息?#38469;?#20135;品贸易谈判达成协议。《信息?#38469;?#21327;议》参加方?#20449;担?#33258;2000年1月1日起完全取消包括计算机软硬件、电话机、导呼机等通信设备、半导体及其生产设备和科学仪器等在内的200?#20013;?#24687;?#38469;?#20135;品的关税。该协议自2015年起扩大了规模并?#20449;?#21462;消针对数码产品的关税。

                          2001年开始的多哈回合谈判到2018年还无结果,世贸组织成员应从大局出发,尽快结束多哈回合谈?#23567;?#23545;决策过程进行改革,既保留“一致同意”原则,又由部分成?#26412;湍承?#39046;域达成“诸边协议”,有助于世贸组织继续推动世界贸易和投资?#20013;?#21457;展。

                          2、互惠互利原则与“公平贸易”

                          世贸组织发达国家成员处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高端,拥有竞争优势,而发展中国家成员处在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中?#25237;耍?#31454;争力不强。基于世贸组织各成员国的发展处在不同阶段,在WTO框架下,属于发展中国家的成员享有差别和更优惠待遇,符合包括发达成员国在内的各国各地区长期利益,这种制度安排体现真正意义上的国际公平。

                          近年来,美国从倡导“自由贸易”转向强调所谓“公平贸易”。这种所谓的“公平贸易”不是基于世贸组织规则,而是以“美国优先”为前提,以维护美国自身利益为目标。其核心是所谓“对等”开放,即各成员在各个具体产品的关税水平和每个具体行业的市场准入上?#21152;?#32654;国完全一致,寻求绝对对?#21462;?/p>

                          美元是使美国成为从全球受益最多国家的强大武器:

                          一方面,美国利用美元“过度的特权”甚至“嚣张的特权”向全球各国征收“铸币税”,美国印制一张百元美钞的成本5.9美分至12.5美分,但其他国家为获得这张美钞必须提供价值相当于100美元的产品、服务和资源。

                          另一方面,美元作为主要国际货币客观上需要承担为国际贸易提供清偿能力的职能,美国通过对外贸易逆差不断输出美元,美国对外贸易逆差背后有其深刻的利益基础和国际货币制度根源。据美国经济学家们研究和提供的数据显示,美国向其他国家和地区印发的美元超过美国对外贸易逆差。而美国政治家们从未表示,这才是世界贸易中最大的不公平。

                          澳大利亚亚洛伊解读者网站2018年7月24日发表了澳大利亚亚洛伊研究所研究员迈克·卡拉汉一篇题为《贸易:美国应?#36824;?#31435;,而不是被迁就》的文章。其中援引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如果目前美国总统特朗普宣布的所有加征关税都生效,到2020年全球国内生产总值(GDP)可能会下降0.5%。文章提到,G20的财长们需要现实一点,并明确表示针锋相对的贸易战将严重损害世界经济增长。因此,美国需要?#36824;?#31435;,而不是被迁就。

                          3、保护知识产权和高新?#38469;?#36716;让

                          中国高度重视知识产权保护,中国愿意与世界各国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合作,也希望外国政府加强对中国知识产权的保护。中国主张通过法律手?#35859;?#20915;知识产权纠纷问题,反对任何国家以保护知识产权之名,行贸易保护主义之实。

                          2011年5月9日,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表示:“中方在保护知识产权?#30830;?#38754;取得了良好进展。美方愿向中国和其他国家出口更多高科技产品,这符合双方的利益。”

                          特朗普政府关于中国“偷盗”先进?#38469;?#30340;指责是对中国科技进步的污蔑。美国前财政部长、著名经济学家拉里·萨默斯说:“中国的?#38469;?#36827;步来自哪里,它来自于?#20999;?#20174;政府对基础科学巨额投资中受益的?#21028;?#20225;业家,来自于推崇卓越、注重科学和?#38469;?#30340;教育制?#21462;?#23427;们的领导地位就是这样产生的,而不是通过一些美国公司持股产生的。”

                          在中外企业合作中,中国政府没有强制要求外商投资企?#24213;?#35753;?#38469;?#30340;政策和做法。中外企?#23548;际?#21512;作和其他经贸合作完全是基于自愿原则实施的契?#22841;?#20026;,双方企业?#21363;?#20013;获得了?#23548;世?#30410;。这是合作双方出于利益最大化考虑的主动?#38469;?#36716;让和产?#24213;?#31227;。

                          美欧日拟向世贸组织提交的“提案”中,对所谓中国窃取知识产权和?#38469;?#23384;在担忧。美国等一些发达国家将继续利用这个问题攻击中国,需要我们提高警惕,强力应对。

                          4、?#22266;?#19982;反?#22266;?/strong>

                          ?#22266;?#25919;策作为应对市场失灵和解决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的手段之一,一直?#35805;?#25324;美国在内的许多国家和地区普通使用。世贸组织成员之间的主要争议是?#22266;?#22810;少的问题。

                          美国和?#20998;?#38271;期以来一直争吵的是波音和空客哪家公司获得的?#22266;?#36807;多。发展中国家成员多年关注的是发达国家成员对农业过度?#22266;?#36825;个问题在世贸组织一直没有得到解决。

                          印?#21462;?#32463;济时报》网站2018年8月6日报道,印度和中国联手要求发达成员削减农业?#22266;?#20013;印在2017年的提案中指出,美国对一些产品的?#22266;?#36229;过其生产价值的50%,其中干?#20849;固?#36229;过其生产价值57%,大米82%,油菜61%,亚麻籽69%,葵花籽65%,糖66%,棉花74%,马海毛141%,羊毛215%;欧盟向多种农产品提供了超过50%的特定产?#20998;?#25345;,其中包括黄油(71%)、脱脂奶粉(67%)、苹果(68%)、西葫芦(51%)、黄?#24076;?6%)和柠檬(60%)?#21462;?/p>

                          而且,中国加入世贸组织以来,认真遵守世贸组织关于?#22266;?#25919;策的规则,一直积极推进国内政策领域的合规性改革,切实履行世贸组织《?#22266;?#19982;反?#22266;?#25514;施协议》各项义务。中国一直遵守世贸组织关于?#22266;?#30340;透明度原则,按照要求定期向世贸组织通报国内相关法律、法规和具体措施的修订调整和实施情况。

                          美欧日拟共同发起的提案宣称,所谓中国的不公平贸易政策和做法导致了严重的生产过剩,给美欧日工人和企业造成不公平的竞争环境,削弱了国际贸易应有的功能。

                          ?#23548;是?#20917;是,2001年到2017年,中国货物进口平均增速是世界进口增速的两倍,服务贸易进口平均增速是世界服务贸易平均水平的2.7倍。2002年以来,中国经济增长对世界经济发展的平均贡献率接近30%。2015年中国的贸易加权平均关税已降至4.4%,非常接近美国2.2%和欧盟3%的水平。

                          改革开放40年来,尤其是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使?#20013;?#22269;际标准下的7亿多?#31246;?#33073;了贫困,占世界减贫人口的70%,这是史无前例的成就,也为世界发展做出了不?#21830;?#20195;的贡献。曾在克林顿政府时期担任贸易代表的迈克尔·坎特最近表示,中国在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后继续改革开放,兑现了入世前做出的?#20449;担?#19981;仅实现自身经济快速发展,也为全球经济发展带来强劲动力。

                          5、争端解决机制与上诉机构

                          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和上诉机构?#23478;严?#20110;停?#22949;?#24577;。据路透社报道,到2018年9月,正在由世贸组织主持仲裁的争?#31246;?#20214;数?#30475;?#20110;纪?#20960;?#20301;,其中许多是由于特朗普政府加征?#33268;?#20851;税造成的。世贸组织总干事阿泽维多指出,世贸组织收到的贸易争?#31246;?#20214;数?#30475;?#19979;16年?#21561;?#26032;高,而在过去6个月内,世贸组织监测到新的贸易限制?#28304;?#26045;数量几乎达到之前同期内的两倍。

                          日本《选择》月刊2018年7月号刊登一篇题为《WTO濒临“空中分解”》的文章,援引世贸组织有关人士不无担忧地表示:“一般的解释是,以安全保障为由限制贸易仅?#35270;?#20110;极为有限的情况。”文章指出,另一个严重的问题是,美国还使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制与上诉机构陷入功能不全的状态。

                          根据世贸组织协定,如果存在纠纷,则各成员将问题提交处理纠纷的小委员会处理,如果?#28304;?#29702;结果不服,则可以向高级委员会提起上诉。高级委员会由学者和律师等七名专?#26131;?#25104;,一般由三人负责处理一宗上诉案件。

                          但现在高级委员会只剩四人,其中一人2018年9月任期期满,另外两人2019年12月任期期满。自2018年9月以后,如果剩下的三名上诉法官中有一个人不符合规定,则上诉法官只剩两人,就无法审理案件。自2019年12月以后,上诉法官只剩一个,世贸组织处理纠纷的功能陷入停?#22949;?#24577;是预?#29616;?#20013;的。

                          之所以无法补充上诉法官人数,是因为美国对上诉法官选拔程序拥有事实上的“否决权”。自2017年初以来,特朗普政府?#25237;?#39640;级委员会的选拔?#24052;!?#32654;国不满的是:为什么会有比美国地位更高的组织存在?为什么必须遵守这一组织的决定?

                          多边自由化谈判和争端解决机制是世贸组织的两大支柱。如果高级委员会停止发挥作用,则世贸组织也就失去存在的意义。世界经济论坛发布的《2018年全球风险报告?#20998;?#20986;,美国对多边主义程序造成的侵害,以及美国阻挠世贸组织上诉机构新法官任命,将加剧2018年的全球风险。

                          三、中方提出合理方案

                          在商务部近日召开的世贸组织改革有关问题新闻吹风会上,商务部副部长兼国际贸易谈判副代表王受文表示,以世贸组织为核心、以规则为基础的多边贸易体制是经济全球化和自由贸易的基石,这个多边贸易体制为推动全球贸易发展、促进经济增长和可?#20013;?#21457;展作出了非常重要的贡献。在世界经济深刻调整,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抬头这样一个情况之下,多边贸易体制遭受了严重的冲击。?#28304;耍?#20013;方支持对世贸组织进行必要的改革,以增强世贸组织的有效性和权威性。

                          对世贸组织的改革,中方提出三个基本原则和五点主张。

                          三个基本原则:

                          一是世贸组织的改革应该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核心价值,非歧视和开放是多边贸易体制最重要的核心价值,也是世贸组织成员在多边规则框架下处理与其他成?#26412;?#36152;关系的一个根本的遵循,改革应加强多边贸易体制的核心价值,推动世贸组织在全球经济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二是世贸组织改革应该保障发展中成员的发展利益,发展是世贸组织工作的一个核心,改革应该解决发展中成员在融入经济全球化方面的困难,赋予发展中成员实?#21046;?#32463;济发展所需要的灵活性和政策空间,帮助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20013;?#21457;展的目标,缩小南北差距。

                          三是世贸组织改革应该遵循协商一致的决策机制。改革关系到多边贸易体制的未来,改革的议题选择和最?#25112;?#26524;应该通过协商一致做出决策,改革的进程应该保证广大成员特别是发展中成员的共同的参与,而不要出现由少数成员说了算,也不要搞“小圈子”。

                          五点主张:

                          一是应维护多边贸易体制的主渠道地位。改革应该维护多边贸易体制在全球贸易自由化、便利化进程中的主渠道地位,不能够以所谓的新概念、新表述混淆并否定多边贸易体制的权威性,不能“另起炉灶”。

                          二是我们主张应该优先处理危及世贸组织生存的关键问题。改革应该将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的做法关进制度的笼子,应该尽快解决上诉机构成员明显受阻这些紧迫的问题,确保世贸组织各项功能的正常运转。

                          三是应解决规则的公平问题,并且回应时代的需要。改革应该解决一些发达成员过度农业?#22266;?#23545;国际农产品贸易造成的长期的、严重的扭曲,应纠正贸易救?#20040;?#26045;的滥用,特别是在反倾销调查中的替代国做法,这一做法对正常的国际贸易秩序造成了严重的干扰,同时改革应该推动世贸组织规则与?#26412;?#36827;,能?#25442;?#24212;二十一世纪经济现实的需要。

                          四是应保证发展中成员的特殊与差别待遇。中国是世界?#29486;?#22823;的发展中国家,我们愿意在世贸组织中承担与我们自身发展水平和能力相?#35270;?#30340;义务,我们不允许其他成员来剥夺中国理应享受的发展中成员的特殊与差别待遇。

                          五是世贸组织改革应该尊重成员各自的发展模式。改革应该取消一些成员在投资安全审查和反垄断审查中对特定国家企业的歧视,要纠正一些发达成员?#25376;贸?#21475;管制措施,阻挠正常的?#38469;?#21512;作的做法。中方也反对一些成员否认发展模式的多样性和对不同发展模式的歧视,不赞同将发展模式问题纳入到世界组织改革,不同意将没有事实依据的指责作为世贸组织改革的议题。

                          结合当前?#38382;疲?#19990;贸组织成员对世贸组织改革之争将是复杂而尖锐的,需要我们采取有力应对之策:

                          第一,密切关注WTO各成员提案和诉求;

                          第二,加强与WTO各成员沟通,增信释疑;

                          第三,可以建议由金砖国家或上合组织提出世贸组织改革议案;

                          第四,维护发展中成员的合理诉求和权益;

                          第五,有理有据地介绍我国全面履行入世?#20449;?#21644;为世贸组织发展做出的贡献,维护我国的权益。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22218;?#21153;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email protected] 周邦民 [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26412;?#24066;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22836;?#37038;箱:[email protected]

                          ?2009-2016 瞭望智库(?#26412;?#31185;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

                          乒乓球直播360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