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去世?#30340;?#21518;的利比亚到底什么样?-瞭望智库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
                          瞭望智库

                          2016年5月12日   星期四   丙申年   四月初六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夹           中文站 | EN

                          卡扎菲去世?#30340;?#21518;的利比亚到底什么样?

                          苏小坡 张轩瑞 | 瞭望智库驻利比亚研究员

                          发布日期:2016-11-11

                          今天利比亚人生活中流传着一句家喻户晓的黑色幽默段子,“我们以为卡扎菲死后,国?#19968;?#21464;成迪拜,没想到成了索马里”。

                          5年前,利比亚前领导人穆阿迈尔·卡扎菲在其家乡苏尔特的一处水泥管道内被民兵抓获,全世界通过互联网和卫星电视看到了他最后被凌辱、殴打直至枪杀的画面。这位中东国家在位时间最长,统治利比亚长达42年的强权人物,最终落得一个横死街头的下场。

                          彼时民众涌向街头欢庆“革命”胜利,各路民兵武装接受凯旋式?#38431;?#35199;方国家领导人称赞利比亚人民选择自由、民主,?#20449;?#32473;予支持和援助等等画面?#36335;?#20173;在眼前。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被各?#30452;?#26377;用心的人吹成了一个五光十色的肥皂泡,只可惜肥皂泡再美好,终有破碎的一天。?#30340;?#21518;,利比亚人梦醒了,但国家已像一列失控的火车,不可逆转地滑向深渊。

                          今天利比亚人生活中流传着一句家喻户晓的黑色幽默段子,“我们以为卡扎菲死后,国?#19968;?#21464;成迪拜(象征开放、富庶、现代化的国家典范),没想到成了索马里”。多个利比亚人私下对新华社记者说,9?#22467;?#20197;上的利比亚人在怀念卡扎菲统治的时代,至少当时他们拥有安全、稳定和相对富庶的生活。

                          我们从政治、经济、民生和社会等几方面对比一下今天利比亚和?#30340;?#21069;卡扎菲当政时期的利比亚,看看“革命”给这个国家带来了什么:

                          一、政治生态如何?

                          卡扎菲时代,中央政府主管外交、军事和涉及国家经济民生等重大事项的政策制定和执行,各级地方政府和市政委员会负责具体日常事务和社会保障,这套系统相对稳定有效地运转了数十年。

                          ?#30340;?#21518;,利比亚陷入无休止内战,不同政治和武装?#26432;?#30340;利益冲突以及“?#20102;?#20848;国”极端组织的渗透,使得利比亚国土上出现了四个政府并存的局面,包括位于东部城市图?#20223;?#26684;,由国民代表大会支持的东部政府,位于首都的黎波里由宗教势力支持的救国政府和联合国主导下成立的民族团结政府以及位于德尔纳的“?#20102;?#20848;国”政府。

                          其中,由联合国利比亚支助特派团(联利支助团)主导下成立的,国际社会承认的利比亚民族团结政府有名无实,缺乏施政基础和民意支持,举步维艰。自今年3月抵达的黎波里以来,至今只能在一个海军基地里办公,西部救国政府拒不交权,甚至公开对抗,使其根本无法有效施政。而代表世俗势力的东部和宗教势力的西部两个政府背后是长期积累的深刻矛盾和利益冲突。一些分析人士认为,如果内战?#20013;?#19979;去,国家的分裂将不可避免,未来利比亚可能按照地缘和文化差异变成西部的黎波里塔尼亚、东部昔兰尼加和南部费赞三个国家。

                          二、经济状况好转了吗?

                          利比亚是非洲石油探明储量最多的国家,约为4?#24120;?#20159;桶。石油是利比亚的经济命脉和主要支柱,约占国民生产总值的?#25285;埃ィ罰埃ァ?#35813;国9?#25285;?#20197;上的出口收入来自石油。卡扎菲时代,利比亚石油产量维持在?#20445;叮?#19975;桶/日,石?#32479;?#21475;量约为?#20445;常?#19975;桶/日。

                          ?#30340;?#26469;,随着利比亚局势?#26412;?#24694;化,内战冲突愈演愈烈,石油产量?#33756;?#20043;下滑。2?#22467;保?#24180;至今,该国石油产量只有?#24120;?#19975;桶/日,不到卡扎菲时代的四分之一,是?#25918;蹇死?#25490;名倒数第二的石油输出国。内战?#20013;?#21644;“?#20102;?#20848;国”等极端势力的侵入,导致该国原?#31361;?#30784;设施和港口遭到破坏;另一方面,利比亚国家石油公司组织独立武装控制产油区,不听东西政府号令,俨然“国中之国”,石油收入无法得到有效合理的分配。

                          虽然近期由于打击“?#20102;?#20848;国”军事行动取得进展,利比亚石油产量有一定提升,几个主要石油输出港口恢复运营,但观察人士仍?#27426;?#26159;否能够维持这一势头表示谨慎乐观,认为该国政治和安全问题不解决,利比亚的石油产量恢复不可能持久。

                          石油产量锐减再加上国?#35270;图?#26292;跌,给利比亚国家财政造成巨大打击,外汇储量?#26412;?#19979;降,该国产?#21040;?#26500;单一,过去大?#21487;?#21697;依靠进口,现在购买力下降,造成市场商品、物资短?#20445;?#36890;货膨胀?#29616;兀?#20960;乎达到经济崩溃的临界点。目前,按照利比亚官方牌价,1美元可?#19968;唬??#24120;?#21033;比亚第纳尔,但实际黑市交易价格1美元可换5个多第纳尔。另外,利比亚央行本国货币也?#29616;?#30701;?#20445;?#20154;们提取存款,必须在银行门口排几个小时的长队,每天限额提取2?#22467;埃常埃?#31532;纳尔。

                          卡扎菲时代后期,一方面联合国解除对利比亚经济制裁,另一方面政府开放外国投资,拥有石油美元支付能力的利比亚迅速成为本地区外国投资的热?#35834;兀?#22823;?#23458;?#22269;投资和工程承包公司涌入,各类基础设施工程项目开土动工。2?#22467;保?#24180;利比亚战争爆发后,我国从利比亚?#38750;齲?#19975;余人,其中绝大部分是务工人员,我国企业在2?#22467;保?#24180;之前与利比亚签署的项目总金额达到2?#22467;?#20159;美元,从这些数字可以看出,当时利比亚的经济建设?#24230;?#35268;模。但?#30340;?#21518;,几乎所有外国公司?#23478;殉防?#21033;比亚,?#20999;?#26410;完成的工程项目成为一片废墟,外国项目公司的工程营地早已被盗抢一空,基础设施的维护都成问题,更谈不上对战争中破坏的公路、管道和石油设施的修缮。

                          三、民众生活有保?#19979;穡?/strong>

                          利比亚人口仅有6?#22467;?#22810;万,卡扎菲时代,凭借油气资源带来的丰厚收入,利比亚人民生活水平在非洲可说是名?#26143;?#33541;。根据法律,银行属于国有,公民可无息贷款;部分利比亚石油收入直接划入每个利比亚公民银行账户。生活用电免费,公民享有免费医疗和教育,如国内教育或医疗条件不能满足需要,政府会出资出国留学或接受治疗,每个月发放2?#24120;埃?#32654;元住宿和交通?#22266;?#21516;时,国家对粮?#22330;?#31958;、茶叶等生活必需?#32933;?#34892;价格?#22266;?#21033;比亚公民购买汽车,政府会给其相当于?#23548;郟担埃?#30340;?#22266;?#22312;就业问题上,如果利比亚大学毕业生暂时没找到工作,政府会支付其相当于平均工资水平的?#22266;?#30452;到他们找到工作为止。当年,利比亚的服务行业、工程项目务工人基本是雇佣外国劳工,城市里的家庭大多有外国女佣做家务,利比亚本国公民不从事这些行业。

                          ?#30340;?#21518;,利比亚民众好?#23433;?#22312;,由于通货膨胀,购买力缩水,基本生活物资都很难保障,更谈不上过往的奢侈消?#36873;?#25945;育和医疗资源短?#20445;?#22833;学儿童日益增加,医院缺医少药,病患得不到及时救治,大学和医院里的外国教授和专家?#23478;殉防搿?#22478;市供水供电时常中断,电话、网络系统大面积?#34987;尽?#20960;十万利比亚人为逃避战乱移居周边邻国,如突尼斯、埃及等,沦为难民。据联合国机构的相关报告称,在武装冲突最激烈的班加西等城市,?#38469;?#20960;万当地民众陷入人道主义危机,继续?#31216;?#21644;药品援助。

                          除了生活上的困难,利比亚民众今天还面临更?#29616;?#30340;威胁,那就是人身和财产安全得不到保障。市场里随处兜售武器弹药,武装匪徒团伙充斥城市,绑架、勒索等各类犯罪案件层出不穷,警察系统几近?#34987;荊?#26681;本承担不了维护社会治安的职责,不同?#26432;?#30340;民兵武装随处设卡,征?#23637;?#36335;费和保护费,时不?#34987;?#22240;为争夺地盘大打出手,整个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

                          卡扎菲时代严控该国长达?#20445;梗埃?#20844;里的海岸线,打击非法偷渡。今天,利比亚已成为蛇头?#22836;?#27861;偷渡者的天堂,大批来自非洲中部的非法偷渡者越过撒哈拉沙漠进入利比亚,然后转乘小渔船进入意大利,登陆?#20998;蕖?#22269;际移民组织公布的数据显示,2?#22467;保?#24180;上半年,已有22.2万人渡过地中海到达?#20998;?#27839;岸。其中有2888人死亡或被认定失踪。在这些非法移民中,有相当一部分是从利比亚沿岸出发登陆意大利。

                          四、他们后悔了吗?

                          利比亚普通民众今时今日作何感想?看看他们是怎么说的吧:

                          为法新社工作的利比亚籍摄影记者穆罕默德·图尔基?#21592;收?#35828;:“现在普通老百姓对上街示威游行早已厌倦,他们不愿再谈论什么‘革命’‘自由’‘民主’,只求能?#21592;?#31359;暖,过几天安稳日子。虽然大家嘴上不明说,但?#22841;?#29031;不宣,谁?#25442;?#24565;?#30340;?#21069;呢?至少那时候大家?#23478;?#39135;无忧,社会治安有保障。”

                          哈立德·特瓦提是一名?#24120;端?#30340;公务员和4个孩子的父亲,他说:“革命之前的日子比现在好多了,那时候政府给我的家庭有?#22266;?#28385;足我们一家6口的基本生活需要根本不是问题,而现在对于我来说是一个艰难的挑战!我觉得自己快撑不下去了。”

                          ?#20102;?#22350;达尔·塔拉贝尔斯今年45岁,是一名电脑程序设计员,他说:“2?#22467;保?#24180;之前,政府对我们生活的基本需求都提供有力支持,包括免费医疗、教育和生活物?#20160;固?#20294;现在我不得不想尽办法去获得家庭的日常生活所需。我母亲是糖尿病患者,过去她在医院可以免费获得胰岛素治疗,但现在我们只能去?#25509;?#33647;店高价购买。我儿子今年一岁,现在他需要注射的疫苗也很难得到,政府供应十分有限,我现在很担心他是否能及时注射疫苗,健康地成长。”

                          自由撰稿人马哈茂德·艾德雷什说:“2?#22467;保?#20043;前的利比亚比现在要好太多了,那时候经济和安全从来都不是问题。而现在,大多数利比亚民众对前景都不抱太大希望,我认为苦日子还会?#20013;?#30456;当长的一段时间。”

                          对比利比亚在卡扎菲去世后这?#30340;?#30340;变化,每个普通利比亚人都在?#30740;?#33258;问,到底“革命”带给了他们什么?“阿拉伯之春”究竟孕育了希望还是绝望?

                          古斯塔夫·?#24352;?#22312;?#27573;諍现?#20247;》中有一段话:“个人一旦成为群体的一员,他所作所为就不会再承担责任,这时每个人都会暴露出自己不受到的?#38469;?#30340;一面。群体?#38750;?#21644;相信的从来不是什么真相和理性,而是盲从、残忍、偏执和狂热,只知道简单而极端的?#26143;欏?rdquo;虽然造成今天利比亚现状的罪魁祸首另有其人,普通民众终究是直接受害者,但当年他们的盲从、激情?#22218;?#21644;推波助澜注定也要为今天的悲剧埋单,?#20999;?#22478;市街道和广场上兴高采烈的胜利者笑容已经不在他们的?#25104;稀#?#23436;)

                          来源:瞭望智库

                          版权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瞭望智库紧扣“国家政策研究、评估和执行反馈”这一核?#22218;?#21153;定位,利用新华社内外智力资源, 连接全球主要智库,服务中央决策和新华社调查研究,发挥政治建言、理论创新、舆论引导、社会服务、公共外交等功能, 在社会上形成广泛的知名度和影响力。

                          学术合作:马岩 [email protected] 周邦民 [email protected]

                          商务合作:陈晶 13910894987 赵沁珩 15201538826

                          通讯地址?#32597;本?#24066;东城区永定门西滨河路8号中海地产广场东塔16层.100077

                          客服邮箱:[email protected]

                          ?2015 瞭望智库(?#26412;?#31185;技发展有限公司 京ICP备10031607号-3

                          乒乓球直播360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

                                                      <div id="n7t9v"></div><ol id="n7t9v"><ruby id="n7t9v"></ruby></ol>

                                                      <em id="n7t9v"><ol id="n7t9v"></ol></em>
                                                      <em id="n7t9v"></em>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div id="n7t9v"><tr id="n7t9v"><object id="n7t9v"></object></tr></div>

                                                          <em id="n7t9v"></em>

                                                            <sup id="n7t9v"><menu id="n7t9v"><form id="n7t9v"></form></menu></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l id="n7t9v"></dl>

                                                                        <div id="n7t9v"><tr id="n7t9v"></tr></div><sup id="n7t9v"><meter id="n7t9v"></meter></sup>

                                                                          <dl id="n7t9v"><ins id="n7t9v"></ins></dl><em id="n7t9v"><ol id="n7t9v"><thead id="n7t9v"></thead></ol></em>